剪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郭美美事件引发公益组织的信任危机

发布时间:2020-02-03 10:12:59 阅读: 来源:剪切机厂家

6月23日23时,关于“郭美美”的微博在短短48小时内达到了110526条。到了6月26日12时,这样的微博已经达到了345901条。到6月30日19时,相关微博已达723965条。

名为“郭美美baby”的新浪微博账号博主,是自称“住大别墅,开玛莎拉蒂”拿着不同颜色爱马仕的20岁女孩,在6月21日因炫富而被“围观”,而在接下来的N个小时,让其爆红的是其微博官方认证身份“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

网友们的专业“挖掘”,不仅使“郭美美”真实身份悬疑,更引发了民众对包括中国红十字会在内的国内慈善机构、机制的“信任危机”。

红十字会居然有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旗下雇员居然买得起十几只爱马仕、开得起玛莎拉蒂、住得起大别墅?

在“郭美美”微博事件中,重重疑点犹如洋葱头包衣,在微博的放大效应下,一层层被剥落,刺眼攻鼻的解剖不断挑战民众的神经。

“中国红十字会”陷入舆论漩涡

翌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发表声明表示,引发网友热议的“微博炫富女”与红十字会无关。此外,声明中称红十字会保留进一步追究侵权责任的权力,红十字会希望社会各界以平和心态对待此类问题,不要被利用。郭美美也发表了“我和红十字协会没有任何关系”的澄清声明。

然而,中国红十字会政策法规处处长丁硕对郭美美的首条回应微博竟然是“感谢,希望能私信联系一下”,暧昧的态度再次把网友的“挖掘神经”调动起来。

接下来,一连5天,在数十万条微博以及天涯、猫扑等论坛的“口水”中,各种疑点和线索不断爆出:中国红十字会下商业系统红十字会与参与劝募的深圳天略集团关系不明;郭美美(原名郭美玲)与天略集团高层、中国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关系不明等,此外还牵涉到其他慈善机构和名人等。

“咬住青山不放松”的网友高呼“郭美美身份查不出,无心工作”,“一时巨富查不出,无心吃饭”等言论。中央电视台也专门制作了一档“谁是郭美美”的新闻节目。

直到6月26日郭美美在微博上重新“冒泡”:“本人出于无知在新浪微博上自称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对此愚昧行为给中国红十字会造成的名誉损害和公众误解深表歉意!本人从未在中国红十字会工作,这个身份完全是本人杜撰出来的。”

疯狂转发的微博背后,是“郭美美”最初新浪微博认证的“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刺痛了公众的神经,最终让“中国红字会”陷入舆论漩涡。

“郭美美之所以勾起对红十字会的遐想,恐怕更多的是因为‘天价餐’等前科让人产生了不信任感。”暨南大学传播学教授吴文虎说,在社会出现阶层鸿沟、垄断群体依靠特权实现欲望的环境下,底层群体的被剥夺感很容易被扩大和加剧,敏感的民众迅速结成了集体不信任,因此,越是不透明的制度和立场就容易成为引爆民怨的火药桶。

不透明的监督催生信任危机

不少学者认为,郭美美事件的“汹涌舆情”正是指向了利用慈善名义而谋取不当暴利的商业组织,同时还有不透明、不规范的慈善机构与慈善行为。

据了解,中国红十字会是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社会救助团体,主要职责是备灾救灾、卫生救护、卫生关怀及人道救助,而筹资工作则主要通过短信募捐、网上募捐、邮局汇款、银行转账等多种途径开展。但多年来,因为善款流向及慈善机构本身行政支出不透明,不少人对捐款的信心不大。因此,一旦出现“天价餐”、“万元帐篷”以及“郭美美”等“突发丑闻”传出时,人们更多的是投不信任票。

不仅是中国红十字会,经过多方了解,南方日报记者得知,在中国以往的慈善募捐活动中,并没有形成信息公开制度。在过去20多年,中国公益慈善组织主要瞄准受益人的需求,对捐赠人的需求、动机、内心感受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捐赠人常常被忽略,知情权、监督权被剥夺。善款的使用情况,大部分捐赠人无从知晓。

记者在国家审计署的公告中发现:“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为中央财政一级预算单位”。国家审计署负责监督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财务,各地红十字会的财务也都由同一级的审计部门进行审计,对于境外捐赠的款物还要接受国际红十字组织的监督、审计。根据《中国红十字会法》,红十字会经费的来源和使用情况每年要向红十字会理事会报告,同时接受人民政府的检查监督。

清华大学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邓国胜表示,由此规定可见,红十字会的财务监督与普通基金会组织完全不同,但中国红十字会是一个人道援助机构,同时应该接受社会道德约束和民众监督。

“应对红十字会进行体制改革”

“郭美美”事件已经热了不短的时间,但更多的人认为这不该仅是一个“炒作”,而应该看成一个“规范公开程序,建立绿色慈善”的契机。

为什么善款公开机制一直以来难以建立?广东省青基会有关负责人剖析了三方面的原因:首先,中国民间慈善事业层次还比较低,慈善组织缺乏人才,管理欠规范,而许多欧美发达国家慈善早已进入成熟阶段。“国际上通行的是政府购买NGO服务,但中国却正好相反,慈善组织公募之后,将善款交由政府统筹使用。”该负责人说,政府体系庞大,善款进入财政后,往往模糊了每笔钱的具体来源。因此民众所希望透明的“每一元钱到哪去了”存在现实障碍。

其次,在慈善立法上,国内目前也处于“真空”的状态,“国家仍无专门的法律明确要求善款流向必须公开”。

再次,尽管人们对善款流向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但强烈的行动意识仍很匮乏。公民缺乏“刨根问底”的精神,很多捐赠人放弃追问善款去向,对慈善机构构成的倒逼作用还比较小“此次事件是一个契机。”

清华大学NGO研究所所长王名教授也举例说,目前的红十字会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NGO,而是一个由财政部门单立设账号、在政协占有席位、享有参政议政权的一个人民团体。其人事由组织部门负责,这也就决定了是“对上负责”;而公众、捐赠人对红十字会的要求是在资产运作、管理等方面完全公开透明,接受社会监督,做到“对下负责”。“因此,只有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进行修改,对红十字会进行体制改革,把改革目标定位健全、公开、透明的社会组织,才能够摆脱信任危机。”

邓国胜表示,我国目前对公益慈善机构的监督容易流于形式,比如对公益机构的年度检查报告,发挥的作用很有限,难以建立信心和引导公众捐款。而从国外经验来看,更多的是独立的第三方评估机构来发挥引导的作用。“但目前中国纯民间的评估机构还没出现,有的第三方评估机构多是些民政部门发起或以民政部门主导的,带有官方背景,其最大缺陷就是行政干预”,所以还是希望有独立的第三方评估机构能出现。

“任何一个国家的公益组织都不可能完全避免丑闻,不能一件丑闻而完全丧失对公益慈善机构的信心。”邓国胜表示,中国的慈善事业还得继续向前,前进的力量,来自社会的理性和热情。目前网络对公益慈善组织的监督作用越来越大,但大家不应因少数不良个案丧失对慈善的信心,把慈善机构一棒子打死,而是继续给予支持,积极参与,推动慈善事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牛奶浴女大全

白色短裙

朽木露琪亚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