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迈士通猝死真相10亿巨债压垮明星企业家

发布时间:2020-02-11 05:26:21 阅读: 来源:剪切机厂家

进入台风季,酷热与阵雨交替控制着海岛。6月15日午后,一阵豪雨突至,连日来累积的酷暑稍歇。

厦门,喜来登酒店。十多位民间债权人抑制不住内心的焦躁与怒火,陆续在各自的控告书上签字,这些文件指向厦门迈士通集团总裁赵剑青涉嫌“抽逃出资”和“集资诈骗”两宗罪。之后,他们一同前往厦门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案。

如果不是在四川乐山被抓,赵剑青,这位闽川两地明星企业家一手缔造的 “中国民企自发研制首架无人机”神话或将继续被传颂。

横跨两地,四大高科技产业集群、六大产业基地的愿景覆灭,包括近6亿元民间借贷在内的累计超过10亿的巨额债务惊天浮现。

至今,仍有不少当事人沉浸在迈士通描绘的“高科技项目-土地-银行贷款-扩张上市”美丽神话中,不愿意正视赵剑青沦陷的根本原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赴四川和福建进行调查,试图还原这家被捧上天、又被狠狠地摔到地下的“民营高科技企业”的盛衰真相。

沦陷乐山:超10亿元巨债曝光

一叠迈士通的借款协议足有10厘米厚,上面记载着累计数亿的负债。据不完全统计,迈士通各项负债超过10亿元,仅民间借贷就近6亿,最疯狂的时候,其私贷的年息高达54%。

厦门火炬东路,中典宏基工业园2号楼,工人们陆续走下生产线,一切看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这里曾是厦门迈士通集团总部所在地。大楼保安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房东”盘下了迈士通的设备和业务,并注册了一家新的公司——德普康(厦门)科技有限公司。

这位保安称,迈士通以前租用了1号楼和2号楼,曾是工业园里最有名气的企业,常有大领导来考察。

至今仍保留着的迈士通官网,这样描绘曾经的盛景:公司已形成电气技术产业(电连接器)、航空技术产业(陀螺仪、无人机)、能源技术产业(太阳能面板)、材料技术产业 (单晶铜丝)四个集群;厦门火炬园、厦门集美(灌口)、厦门同安、福建漳州,四川内江及四川乐山六个基地;是国家级重点高新技术企业集团、国家级创新试点企业,仅厦门基地员工2000余人。

谁也没有想到,曾经风光无限的迈士通王国会一夜崩塌。知情人士透露,赵剑青为了拿下乐山项目,从一位民间借贷人手中筹来近1亿元资金用于注册公司,代价是100万元的利息,尔后,再抽离资金归还借款。

当所有债权人惊梦之时,却发现迈士通几乎只剩一个“空壳”,它在四川与福建多个基地的厂房与机器是租赁的,土地抵押给了银行,在建厂房的工程款几乎都拖欠着,更不用说员工的工资。

记者辗转找到这位不太愿露面的 “房东”——厦门中典宏基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树涛。

孙树涛称,去年8月开始,迈士通已发不出工资,唯独2号楼生产线都是由中典宏基垫付水电、材料款和工人工资。今年初,地方政府出面协调,他代付了160万元工人工资。

去年11月,因迈士通无法还债,双方签了一份转让合同,迈士通将所有机器设备,以抵水电费及房租的方法转给中典宏基。后者又以租赁方式转租给前者,迈士通也同意以其应收货款对抵中典宏基代垫的工人工资。

与此同时,孙树涛和其他债权人以“法院查封过户”的方式,接盘了赵剑青在四川内江的生产基地。“内江基地号称拥有650亩用地,实际所得只有139亩。8幢厂房是半拉子工程。从开业仪式的服装到办公用品都没付款,就连小卖部的一些零星商品也赊欠。”孙树涛称,他又掏了9000万元,还了工资、工程款等,维持了内江生产基地的正常运作。

至今,没有完整的统计资料显示迈士通究竟欠了多少钱。但在孙树涛的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赵剑青离开厦门时留下来的一个文件夹。打开文件夹,上百份借款协议躺在里面,足有10厘米厚,累计起来是一个近6亿元的天文数字。

与孙树涛不同,债权人郭先生代表着另一部分民间借贷人的利益诉求。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位债权人面容憔悴。以他为代表的3位债权人被欠4600万元。郭先生坦言,现在要通过破产清算追回利益,几乎没有可能。

6月15日,郭先生召集了20多位债权人,拟以“抽逃出资”和“集资诈骗”两项罪名,要求警方立案侦查。

记者获得的一份控告书上称:自2010年5月份起,赵剑青就以迈士通集团有限公司、厦门迈士通电器有限公司及其控股的内江德菲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关联企业的名义,不断以虚构的购买土地为由,向控告人等集资,但在大量集资后并未将所集款项用于约定的集资用途,也未用于生产经营活动,致使集资款不能返还,累计不能返还的集资款已达5.99亿元。控告人认为,赵剑青的行为已经构成集资诈骗罪。另外,赵剑青在所申请注册的公司成立后又抽逃其出资,致使公司资不抵债,也无法正常经营,其行为构成抽逃出资罪。

迈士通的负债远不止近6亿元的民间借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多个渠道进行粗略统计,迈士通至少还欠着2亿元银行贷款、2亿元工程款,负债总额超过10亿元。

“上帝要让他死亡,必先让其疯狂”。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士这样形容迈士通毁灭的最后时刻。他称,公司高管至少有一半人都参与民间借贷。到了最后,他们借贷的月息最高达4.5%,按年息算高达54%。

厦门往事:无人机怎样“造出”的

迄今为止,没有人亲眼目睹过迈士通的无人机上过天。耐人寻味的是,其公开展示的3架样机,被曝不过只是个“机壳”,而且还是从其他地方借来的。

2011年12月,厦门特区成立三十周年的庆典大会上,迈士通总裁赵剑青作为青年企业家代表,被特邀出席。其“无人机”项目同时作为特区三十周年成就图片展的项目之一,被展览于厦门文化艺术中心美术馆。

尽管坐在角落里,但他独特的“锅盖头”形象,仍很容易被一眼认出。此时,距他来厦门创业刚好12年。

公开资料显示,赵剑青是四川人,原是四川一家军工企业驻厦办的管理人员。有报道称,1999年辞职下海经商来厦门时,赵剑青的家当只有一个破包,用60元在一间卧室开始了迈士通的创业。

其公开履历显示,1991年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200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研究生学历,高级工程师。他身兼北大、厦大等多个高校的客座教授,还挂了一串行业协会副会长的头衔。

“他懂电子技术、口才好。”一位原迈士通高管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凭借这一本事,赵剑青一开始可以赊到材料,找加工企业进行组装成电子元器件,然后卖给大厂,等拿到货款后再把材料款还给供应商。”

2008年,迈士通总部从厦门湖里华联大厦搬出,在离厦门创业园仅隔一条马路的中典宏基工业园租下两幢厂房(含办公楼)。

此后,靠“电连接器”起家的赵剑青似乎一骑绝尘,一个个“高科技”项目——单晶铜丝、陀螺仪、光伏逆电器等,魔幻般在迈士通轮番上演。

真正令赵剑青声名鹊起的,是迈士通对外宣称成功研制试飞无人机。去年1月份,3架样机在厦门会展酒店展出;不到两个月,厦门同安航空基地奠基,并宣称接到5架无人机订单;1500人规模的“迈士通中央技术研究院”正式挂牌,号称收揽了百名硕博。

然而迄今为止,没有人亲眼目睹过迈士通的无人机上过天。在赵剑青被抓之后,关于其无人机“拿来”的传闻却渐渐多了起来。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迈士通的3架无人机,其实只有机壳。其中一架是从他那里借来的,另两架则来自北京的一个企业。

上述知情人士曾介绍他的一位同学给赵剑青当助手。他在深圳从事无人机研究已有十多年,赵剑青曾提出要与他合作,但是,该人士提出“500万研究经费”作为入门条件后,双方合作无果。

中投顾问交通行业研究员蔡建明称,民用无人机的行业门槛并不高,制造无人机只需要购买合适的配件,再进行组装即可。但投入无人机市场,成本相对较高,如今无人机的价格已达百万甚至千万元之巨。

在国内,北航、南航、西工大是国内无人机研制的主要基地,重点研制军用无人机。而民用无人机的构建成本比较高,民营企业进入此领域进行大规模生产,除了技术要求上,必须要有强大的资金支持。

站在迈士通同安航空工业园,一眼望去,这个一期计划投资2.5亿元的基地,有3个足球场那么大。当初奠基仪式铺排的场面,与如今的荒凉场景形成鲜明反差。

中山注册公司验资

中山代理记账单位

广州注册公司资本

中山注册公司要求

代理记账哪家好

工商税务咨询

深圳注册公司代理

深圳筹划税务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