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面试也疯狂斯特雷耶大学重解成功计划相关系列访问

发布时间:2021-01-20 03:19:37 阅读: 来源:剪切机厂家

本文作者:杰夫·哈登(Jeff Haden)

非一般的面试策略:“我就在这儿待两年。”WayUp共同创始人利兹·维塞尔(Liz Wessel)应聘谷歌时就是这么对面试官说的。

为什么呢?因为,已经创立过两家公司的背景下,她非常明确自己就是要开初创公司。谷歌对此并无异议。于是,两年后,她离开谷歌,与人共同创立了一家初创公司,让大学生和应届毕业生可以有效找到好工作,同时也为各家公司提供延揽人才的极佳途径。

而这也是为什么利兹是我斯特雷耶大学“重解成功”计划相关系列访问的又一位对象的原因。斯特雷耶大学的这个项目试图将成功重新定义为“从良好关系和达成个人目标中获得的幸福感”。(该大学在上发起了一场请愿活动,要求修改《韦氏词典》对“成功”的定义。

你在谷歌工作的经验是怎么启发你去开创另一家公司的?

显然我总是计划推出另一个公司,但谷歌给了我启发,让我想要对世界产生影响和改变,而不是什么弄个喵星人Instagram或酒水快递服务之类的。

于是,我决定做点儿会真正对人类生活有影响的东西,因为,人只能活一次嘛。

你做学生求职平台的动机是什么?

在大学里我绝对看到了这一需求,我和我的共同创始人J.J.都曾在一个处理这一问题的项目上工作过。由于我自己在大学里有业务,做学生求职平台这事儿显然是受我个人的过往经验启发的。找到合适的工作即使对最优秀的学生而言也不是件易事,无论是在我的学校还是在其他学校。

然后,我看到了事情的另一面。像安海斯布希这样的雇主一直在请我帮他们从我的学校里挑人。这么酷炫迷人的财富500强啤酒公司都无法轻松雇到合适的人才,肯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身为科技界的女性有没有影响到你对成功的定义?

说句公道话,我不觉得身为女性与我的经历有什么很大的关系。年轻倒还可能有点关系。对一个行业一无所知反而更容易颠覆它。

弗雷德·威尔逊(Fred Wilson)是伟大的风险投资人之一。在一次会议上我问他,“所有那些引爆行业前景的公司都有的共同点是什么?”他回答说,它们都是由不具备产业经验,能以全新独特视角看问题的人成立的。

这可真是遇到知音了。只要想想那些已经扬帆起航改变世界成就万亿利润的公司,不难发现,其中大多数都不是由为竞争对手工作了很长时间的人成立的。

你是怎样定义成功的?

成功更多的是一种感觉。你不能证明自己是成功的——个人成功取决于你自己的想法和感受。

因此,我会将成功定义为已大部分达成愿景以及觉得自己很快乐的那种感觉。

这不是说成功就是达成了所有想要达成的愿望,没人能真的做到这种程度……因为有雄心壮志的人总是会有更多的愿望想要达成。因而,成功就是完成个人目标和找到幸福。

比如说,特蕾莎修女没想过成为富豪,但我确信她觉得自己是成功的。

你和你的共同创始人会觉得因为自己太年轻而不太容易接近投资人吗?

不会。我曾经跟过一个风险投资基金,那是纽约最著名的风投之一。在接近他之前我已经做过无数次类似的拉投资行为了,他几乎当场就说“yes”了。他原话是:“你能和你的共同创始人再来一次吗?”

我带着我的共同创始人又去了一次。第二次会面后,他承诺了几万美元的投资并将我们引荐给了其他几个基金。

你在谷歌工作的时候去了印度,是被派出去的还是你自己申请的呢?

我自己要求去的。我知道自己想去印度工作,因为我在谷歌的第一年里几乎干的都是处理第一世界问题的事儿。我参与了谷歌搜索项目的工作,但只针对语音搜索。我们试图说服人们更多地对手机说话,通过语音而不是手动输入来进行搜索。对我而言,这达不到我想要的那种改变世界的程度。

我喜欢那种经验,也有过令人惊异的体验。尽管如此,在谷歌的第二年里我依然想去能让我从事更有影响力的工作的海外。在我看来,谷歌对世界的改变比其他任何公司都大。

然后我就想,我怎样才能在谷歌获得那种体验呢?不是在第一世界国家打造改变世界的产品,而是亲身前往能让我切实感受到问题的国家工作。

谷歌在许多新兴国家设有办事处。印度是其中唯一一个说英语的国家,而且那里的办事处恰好正在招人。

我得补充一点: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是我的人生榜样,她就曾在谷歌印度工作过。

自创业以来,你对成功的定义是保持不变还是有所改变呢?

绝对没变。我对成功的理解是我父母教给我的:确保你真的非常快乐,在完成那些你想要完成的事……金钱来来去去,只有幸福永存。

(编辑:Zoey)

三国霸王大陆(三国群英OL)

乱煮江湖

侠侣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