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剪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官情人许小婉即许秋琳真实长相肤白丰满样貌不出众-【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4:05:08 阅读: 来源:剪切机厂家

陈弘平三次为她求情

据4月22日《广州日报》报道,2015年4月21日上午,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涉嫌受贿、贪污、行贿一案,在佛山中院开庭审理。据佛山市检察院指控,陈弘平共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253亿元,港币1720万元,他除了在工程项目中为他人提供便利外,还帮助六名企业老总成为全国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揭阳市政协副主席、全国劳动模范。

最新消息:

陈弘平情妇许秋琳(许小婉)因行贿获刑6年 结识前育四子

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资料图)

对于受贿的人民币1.253亿元、港币1720万元的去处,陈弘平表示,其中折合2600多万元人民币交由其女婿购买了股票。剩下的钱,基本上都借给了许秋琳。在网上的众多传闻中,许秋琳的别名为“许小婉”,是陈弘平的情妇(许小婉情史揭秘)。他在庭审最后阶段,至少三次为许秋琳请求。“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都是我害了他们,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

陈弘平在法庭受审,大难临头、自身难保之际,仍不忘为传闻中的情妇许秋琳(“许小婉”)求情,上演了一出引人侧目的“情景剧”。

那么,“许小婉”何许人也?

肤白、丰满,样貌并不出众

有媒体报道称,在揭阳,“许小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名人,任何市民都能说出一些关于她的传闻逸事。

流传最广的说法称,许小婉幼时父母离异,在揭阳县炮台镇的外公家长大。当时,揭阳还是汕头市治下的一个县城。之后,许曾在揭阳一家宾馆当服务员,由于收入微薄,她回到炮台镇,经营一家服装店,出售几十元到一百元不等的低端服饰,逐步开始结交官场要人。知情人士称,许小婉已婚,且与配偶育有多个孩子,肤白、丰满,但样貌并不出众。

据澎湃新闻等媒体报道,2004至2006年间,许小婉开始暴富,名下拥有数套房产,其中一套为揭阳市榕城区的江滨花园480多平米的别墅,市值达1000多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许小婉曾任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而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该公司法人代表为吴松光,公司成立于2008年5月9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

据《汕头日报》报道,2008年3月,揭阳市第二次小汽车号牌拍卖会在揭东金叶大酒店举行,其中粤V18888拍出20.5万元的高价。揭阳公安系统知情人士称,拍得该车牌者正是许小婉。而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该车牌登记的所有人为许秋琳,登记车辆为一辆灰色奔驰车。 “许小婉”正是许秋琳的曾用名。

不过,尽管网友对“许小婉”非常好奇,网上关于她的传闻也甚多,但“许小婉”却始终不露庐山真面目,在网上搜索连一张照片也没有,“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秘得很。

相较之下,她如何“一夜暴富”如今反而明朗了。

一夜暴富

据2015年01月16日的《广州日报》报道,陈弘平曾助力许小婉揽工程。报道称,2012年11月,广东省人大农村农业委员会原主任委员、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被查,这也随即引起了揭阳官场的“骨牌”效应,包括揭阳市原副市长郑松标在内的众多官员下马,而被传为陈弘平情妇的许秋琳(曾用名“许小婉”)如何能一夜暴富,也引起了公众的众多猜测。昨日,受省检察院指派,佛山市检察院对揭阳市公路局工程科原副科长、总工程室原主任罗荣辉涉嫌受贿一案提起公诉,据其交代,陈弘平将许秋琳介绍给郑松标认识,而郑松标则将许秋琳介绍给了罗荣辉,罗荣辉在七个公路工程项目中为许秋琳提供帮助,并收受贿款。

据佛山市检察院指控,在2008年5月至2011年9月间,罗荣辉利用职务的便利,在包括省道236线、国道206线、国道324线的大修工程或者改造工程、潮汕机场进场路主体工程等七个项目的招投标及建设中,为揭阳市润昕建安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许秋琳、法定代表人吴松光谋取利益。

2015年1月16日《羊城晚报》关于“佛山中院开审揭阳官场窝案”的报道称,许秋琳供述,她是通过陈弘平认识揭阳原副市长、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继而认识罗荣辉的。

市委书记助力,许小婉岂能不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在权力不受监督的情况下,权力是春药,也是财富之源!

另据媒体报道,“揭阳市原公路局局长郑松标出事,就是因为跟许小婉、陈弘平勾结在一起。”揭阳市副厅级干部张力告诉记者,在陈弘平的安排下,郑松标帮助许小婉承包了诸多市政道路工程,“拿到工程,一转手就是一笔回扣”。

下面这张刊发在《广州日报》上的“许小婉人物关系图”,可谓让人一目了然。

许小婉人物关系图

至此,许小婉如何一夜暴富也就一指深浅了。

不管是书记陈弘平,还是“情妇”许小婉,也不管他们之前如何日进斗金、一夜暴富、不可一世、风光无限,如今都已沦为阶下囚,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审判。正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天津西服价格

河北棉袄定做公司

天津T恤衫订做公司

河北定做棉服